聚焦中小微|789这家企业空荡荡的库房,隐藏着市场智慧

聚焦中小微|789这家企业空荡荡的库房,隐藏着市场智慧

公司生产车间内,工人正在剪断聚酯纤维。

开栏的话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下行压力,给中小微企业带来严峻考验。挑战之下,不少“中小微”或变道求生,或逆势扩张,或破圈出圈,或科技赋能,展现出逆境之下独特的生存智慧和前行力量。

今日起,本报推出“聚焦市场主体关注‘中小微’”系列报道,聚焦一批在逆境中突围、在挑战中成长的“中小微”典型,真实展现它们当下发展面临的冲击与挑战、解决问题的思路与策略,为“中小微”发展提供启迪。敬请垂注。

【发展策】

踩准行业步点

及时预判可能到来的降价潮以及大企业给中小企业带来的压力,提前谋划,降低原料和产品双库存,避免资金流断裂。

产品提档升级

拓宽原材料来源,避免单一原料市场行情波动风险;研发新产品,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品牌知名度。

本报记者 侯冲 文/图

5月19日中午12点半,德阳市中江县,789德凯特种纤维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温度直逼40℃。经过高温熔融、牵伸定型等工艺后,一块块废弃塑料瓶的碎片被制作成棉絮状的聚酯纤维,打包堆放进仓库。

仓库大约有4个篮球场那么大,却只摆放了10多包产品,显得非常空旷。“是上一批货刚拉走还是一直这么空?”记者问。公司总经理周仁洪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库房基本是这个状态。

“凛冬已至?”记者接着问。周仁洪却回答说:“克服疫情影响,公司还能正常运转的秘诀,就要从空荡荡的仓库说起。”

冲击

原料进不到、产品卖不了,销量下降4成,企业收入减少两三千万元

德凯特种纤维成立于2014年,业务主要是通过回收废弃塑料瓶将其加工成聚酯纤维。“我们是整个纺织行业的最上游。”周仁洪介绍,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棉纺、服装生产、家纺、工业纤维等领域。

过去几个月,疫情让这家再生资源公司差点无法生存。“产品销量下降40%,收入减少两三千万元。”公司董事长周敏说。

首先出问题的是原料采购。作为一家以废弃塑料瓶为原料的公司,冬季本就是淡季。“而疫情导致旅游业停摆,饮料消费更是直线下滑。”周仁洪说,没有原料,企业一度无法开工。

即便开工后,产品销路也让周敏发愁。“产业链上,我们下游纺织企业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复工复产比较慢。”周敏说,这直接导致公司产品大量积压。此外,国外疫情日趋严重,不少外贸企业没了订单,传导到上游,对聚酯纤维的需求也随之萎缩。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逐步好转,原料采购和产品销路问题渐渐得到缓解。可是,资金问题接踵而来。“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周仁洪如此形容。看支出,为保证生产,公司不得不高价采购原料;看收入,下游企业开工复工慢导致回款迟缓,公司现金流一度非常紧张。

转机出现在4月,一家银行为其提供了一笔“战疫贷”,额度1000万元,贷款利率不高于4%。有了流动资金,公司管理层稍稍松口气。

避险

看到“欧佩克+”减产谈判失败的消息后,企业立即停止采购原料

一口气还没喘匀,就面临更大的“危机”。

维也纳当地时间3月6日,“欧佩克+”减产谈判失败,俄罗斯正式拒绝欧佩克再度深化减产的建议。海外疫情发生后,周仁洪就一直关注这场谈判。当手机弹出新闻时,他知道必须采取行动了。

一场7000多公里外的国际石油谈判,为何让周仁洪如此紧张?“这是一次蝴蝶效应。”在化纤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的他,从谈判结果中嗅到危机的“气息”。

“俄罗斯不减产,意味着全球石油产量不减,在全球疫情蔓延、需求下降的背景下,必将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下降。”他进一步解释,很多大型化纤企业直接以石油为原料生产化纤产品,此番石油价格下降,将大幅拉低大公司成本。“他们(大化纤厂)的价格一直是中小企业的‘天花板’,如果这些公司下调产品价格,会进一步压缩我们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

看到新闻后,公司管理层立即部署两项工作:一是马上停止采购废弃塑料瓶等原料,节约流动资金;二是尽可能地多拿订单,甚至不惜以低于当时市场价签单。

起初对部署不是很理解的公司办公室主任何强后来发现,随着国际原油价格持续走低,国内化纤产品市场价格也在走低。“当初签订单时的低价,过段时间反而成了市场高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