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观调查|农村生活垃圾去哪儿了①:敲掉垃圾池后 高岗村垃圾如何“不落地”?

川报观察 2020-03-31 13:31

川报观察记者 张明海 文/图

农村生活垃圾处理,一直是个难题。

与城市不同,因为村庄布局分散、运输成本高、垃圾分类难等现实原因,农村生活垃圾处置率和效果一直相对偏低。

对于789来说,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压力很大: 我省有4.6万个村,占全国总村数的十分之一,农村有2000万左右的农户,农村人居环境的整治任务十分艰巨。而同时,因为789独特的人口和地理分布特点,各地又面对不一样的情况——既有人口密集、居住相对集中的成都平原经济区,又有巴中、达州、广元等这样的丘陵山区,还有甘孜、阿坝等地广人稀的高原藏区。

而同时,农村生活垃圾治理又必须得跟城市不一样,既要有农村的特色,同时还要更加接地气,要让农民朋友易懂易接受,要做到让复杂的垃圾分类简单化。

记者从789省住建厅获悉,对于农村生活垃圾治理,789已有明确目标到2020年底,全省生活垃圾收转运处置体系覆盖90%以上的行政村,全省90%以上行政村的生活垃圾得到有效治理;到2023年,全省生活垃圾收转运处置体系覆盖所有行政村,全省所有行政村的生活垃圾基本都得到有效治理。

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是“美丽789?宜居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治理好农村生活垃圾,避免“垃圾围村”,才能让“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真正成为现实。

农村生活垃圾都去哪里了?川报观察推出系列报道,探访全省各地农村生活垃圾治理的故事。

川观调查|农村生活垃圾去哪儿了①:敲掉垃圾池后 高岗村垃圾如何“不落地”?

敲掉全村垃圾池后

高岗村如何做到“垃圾不落地”?

高岗村没有垃圾池。

3月26日,行走在被茶园环绕的雅安市名山区百丈镇高岗村,整洁而美丽,然而记者在全村却没看到一个垃圾收集池。

“早在四五年前,村里的13个垃圾池就被我们统一给敲掉了。”高岗村党支部书记王英告诉记者。

花大力气建起来的垃圾池为何反而要被统一敲掉?敲掉垃圾池后,高岗村的生活垃圾是如何处理的,又是如何做到“垃圾不落地”的?记者来到高岗村一探究竟。

川观调查|农村生活垃圾去哪儿了①:敲掉垃圾池后 高岗村垃圾如何“不落地”?

垃圾池变成了“垃圾堆”的乡村困惑

“实际上,当初建立垃圾池的愿望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效果却让人很烦恼。”说起来,王英都有些无奈。

这样的现实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垃圾池变成了垃圾堆。

村民王某给记者讲述了当时的这样一种现象。

“以前没有垃圾池的时候,垃圾到处乱甩到处丢,房前屋后、河边上到处都是。”这位村民告诉记者,后来政府主推建立垃圾池,而运行垃圾池运行很长时间之后,却又产生了新问题,“建筑垃圾、动物尸体、农村生产垃圾、厨房卫生间垃圾等,全部都往垃圾池丢。垃圾清运又经常不及时,造成垃圾池变成了垃圾堆,蚊蝇满天飞、臭气熏天。”

老百姓怨言很大。“走在路上,到处都看到苍蝇多,老百姓经常三五成群来到镇上反应。”说起当时的情况,百丈镇镇长杨方明也是一阵头大。

在王英看来,这主要是因为村民生活习惯和生活垃圾分类没执行两方面的问题造成。

“群众扔生活垃圾,根本就没有分类,破家具、死鸡鸭猪、杂草等生产垃圾以及其他生活垃圾全部都一下子扔到垃圾池里,没有按时收,就要腐烂。而且经常造成垃圾池爆仓,形成二次污染,一到下雨天,到处流,搞的垃圾收集员也怨声载道。”王英说。

另一方面,一些垃圾池是建立在群众的住房旁边或附近,反而对人居环境形成了影响。“对于群众来说,这也是很难以接受的。”王英说。

没有垃圾池后农村生活垃圾怎么办?

垃圾池敲掉后,农村生活垃圾怎么办?这是接下来,高岗村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

作为名山区的一个大村,高岗村面积3.9平方公里,373户人、1223人,3.9平方公里,村里主要以种植茶、猕猴桃以及部分养殖等为主,其中茶叶2000多亩,人均1.5亩,户均5亩左右。“人均纯收入在2万以上,这还是我的保守说法。”王英说。

“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这样的日子,高岗人显然不愿意。

在王英看来,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是关键。

不难看出,高岗村的“意图”很明确——敲掉垃圾池,倒逼村民进行农村生活垃圾分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